澳门云顶国际官网-云顶娱乐yd2222网址

校庆征文系列十四:你是我此生不遇的海

发布者:澳门云顶国际官网发布时间:2017-05-10浏览次数:68

、你从春天走来

淅淅沥沥的小雨缠绵着有一段时间了,深嗅一口气,都快被湿意与霉味覆盖,整个人都在妖风里瑟瑟的不要不要的。所以当那厮光线洒进来的瞬间,跟你通电话的手都激动的在发抖。

“晒太阳晒太阳!” 小雀跃。

说不出是你的语气太过宠溺还是久违阳光带来的悸动,反正我穿上小碎花长裙就狂奔出门。

无数次想起过你在阳光里等我的面容,齐刘海儿,短发齐肩,背着相机,笑起来整个温柔又和煦,眼睛里好像含着一泓春水,似乎多看一眼,人就要暖洋洋地沉溺了,在交错的光影里,走过街道,走过岁月,走向你,拥抱我。

你欢快的挥手。我知道你在那儿,傻!

我在前边儿跑的飞快,你在后头拿镜头偷拍我,张张惨不忍睹的让我恨不得敲爆你的头,说不出是我太不温柔还是你技术太烂,相机里存满了我的把柄。走走停停,陪你拍拍慵懒的狗和晕染出迷幻色彩的天空,相比之下,总是我最丑,没有之一。

你最爱西区十平米家的大块头面包,你最爱背着相机走走停停,你最爱和我一起压操场吹凉风,你最爱看教学楼夜灯下的樱花美如画,你最爱吃到撑都不停下来,你最爱烤鱼和章鱼小丸子。

而我,我最爱你整天精力充沛忙着捣蛋,我最爱你总是笑着的嗓音,我最爱你说走就走毫不犹豫符合我的脾气。

嘁,我才没有这么喜欢你呢,我可是小傲娇。

  

二、你身上有树的味道

本来稍稍有点小哀伤的,夏天的到来总算弥补了我没见过海的遗憾。像是厌倦了武汉的炎热,赶在学期的尾音扫过燥热的大地之前,大雨来了。来势汹汹,雨袋子像是漏了一样的哗啦哗啦的往下砸,集思河里的水扑棱扑棱的往上升,淹没了马克思,淹没了脚背,淹没了小腿,再往上,我的小裙子都要飘起来了。

大家都在水里泡着,碎碎念着,你就站在那儿笑的前仰后合,拉起刚下课的我一起去铁索桥看海,你很瘦,个儿不矮,爱穿绿色短袖儿,站在灰蒙蒙的水里,像棵树一样生机勃勃。

那个提起裤脚在水里艰难行走却心情轻快的是你吧,那个看到别人坐在坡上溜下去溜进水里便跃跃欲试的是你吧,那个看到从陆上骑自行车冲下坡瞬间翻车浮在水里笑得前仰后合的是你吧,你看,你总是如此鲜明的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除却滂沱大雨就是炎热午后,湖经就是这么个五环小郊区。我来了,恰似跋山涉水而来,只为说一句,你也在这里。你像一棵树,但你的存在更鲜明,如果真的要拿什么来形容,你像夏天,夏天是树与阳光的完美共存,再准确一点儿,你像是被夏日的香檀树繁茂的树叶割的支离破碎,投在地上的阳光和树影,不刺眼,却无可磨灭的亮着。

如果能紧紧拥抱缠绕,盘旋生长,将你烙刻进我的生命里,那就最好不过了。

  

三、拥抱你,像拥抱秋天

相识在初秋,相熟却迟到了深秋。

都躺床上了的我,忽然就被你喊去早已肃萧的腾龙大道上散步,光脚穿着棉拖鞋就出门的我,显然没有想到回来就付出了黑脚丫和一双拖鞋的代价,简直笑哭。我不太记得我们聊了什么,只记得那个傍晚的风,忽然就将我们关系填补的毫无缝隙。

腾龙大道,一派灯下的冷清,树干干枯的枝枝杈杈,在头顶变换身影,亦步亦趋地紧跟我们。偶尔身边跑过一两个瘦瘦小小的戴着耳机的女孩子,你踢着脚下的石子,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聊着。当你抬头冲我笑的时候,那笑容很浅,甚至有一点点勉强,有一点点狼狈,那一刻我的心像是大雨将至那么潮湿。

当你在我肩上哭的一塌糊涂的时候我在叹气,你最敏感,当你自以为很坚强,什么都可以面对的时候其实也脆弱的不堪一击,我很怕如果没有珍惜你,你会像红遍香山的秋叶一样飘零,最后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它是那么的难过。

你不爱计较,又很有原则,你真矛盾,像是冰山,被太阳融化是一部分,藏在深海又是一部分,如果我和你一样,那我会看到,冰冻的表层之下,你的沸腾内心。我没有说错,你的身体里有一台发动机,你坚强的像块冰。

说好陪你秋光里的细水长流,年岁垂垂,蹒跚白头。

  

四、冬天是我是你

操场上的光晕染成橙色的云开始向夕阳靠拢,暮色在身后吞噬着它们,火烧般的色彩,就在这种冬季难的一见的艳阳天里,颠黑倒白的考试周就这么轰轰烈烈的告终,和疯子相约自助餐慰问饱经摧残的小心脏,管他的减肥跑步什么鬼,考生的世界里只有肉和睡意!

从夕阳西下吃到月朗星稀,挽着胳膊在腾龙大道上消食的我们喧嚣的张牙舞爪,自导自演着容嬷嬷与贵妃大战,为争宠而大打出手。

是夜无风无月,天地间皆一片漆黑。

你学着容嬷嬷的腔调,忍不住感慨:“真是个杀人放火的好时候”。吓得路边跑步的同学都忍不住加快了步伐。

两个祸国殃民的恐怖分子,相生相息,顾盼颦笑。

仿佛丝毫感受不到绵密的缠绕着所有空气的寒冷,我们呆坐在八角亭赏过淡月与零碎星星,赏过清晨太阳未升起前在操场弥漫的大雾,赏过七品居那连米汤都是白滚滚缠绕成雾气的烫饭,也许是因为我们都是冬天的水瓶座吧,相见恨晚,我的大魔王。

那些叽叽喳喳说不停的日子,那些疯疯癫癫随性像风的日子,那些贯穿在青黄不接年纪里的日子,不曾变质、发霉,不曾停歇的循环往复。

冬天是我是你,你在我心里,我深深的脑海里。

  

既有烟柳画桥,乱花迷人眼的绮丽风光,也有清新自然,巍然不动的苍翠背影,经院带着笑缓缓泻进我的心里,一方水土一方人,爱江山还是爱美人,在四季不那么分明的经院,遇到四季如此分明的你们,我也说不清道不明。

你是我此生不遇的海,沿途风景有多美,不如在你身边徘徊。

  

(后记:其实很早以前就想把我们的故事写下来,我却一直没有动笔,害怕我浅薄的文字无法将她写的完美。然而当我真正试图把它们讲出来的时候,才发现我们根本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经历,就像所有用心在一起的人一样。不管是对经院,还是经院里那四个小可爱。可是我相信,有一些人会明白,会懂那些我想要表达的东西。平淡一点,安静一点,然后,久一点。)

  

、你从春天走来

淅淅沥沥的小雨缠绵着有一段时间了,深嗅一口气,都快被湿意与霉味覆盖,整个人都在妖风里瑟瑟的不要不要的。所以当那厮光线洒进来的瞬间,跟你通电话的手都激动的在发抖。

“晒太阳晒太阳!” 小雀跃。

说不出是你的语气太过宠溺还是久违阳光带来的悸动,反正我穿上小碎花长裙就狂奔出门。

无数次想起过你在阳光里等我的面容,齐刘海儿,短发齐肩,背着相机,笑起来整个温柔又和煦,眼睛里好像含着一泓春水,似乎多看一眼,人就要暖洋洋地沉溺了,在交错的光影里,走过街道,走过岁月,走向你,拥抱我。

你欢快的挥手。我知道你在那儿,傻!

我在前边儿跑的飞快,你在后头拿镜头偷拍我,张张惨不忍睹的让我恨不得敲爆你的头,说不出是我太不温柔还是你技术太烂,相机里存满了我的把柄。走走停停,陪你拍拍慵懒的狗和晕染出迷幻色彩的天空,相比之下,总是我最丑,没有之一。

你最爱西区十平米家的大块头面包,你最爱背着相机走走停停,你最爱和我一起压操场吹凉风,你最爱看教学楼夜灯下的樱花美如画,你最爱吃到撑都不停下来,你最爱烤鱼和章鱼小丸子。

而我,我最爱你整天精力充沛忙着捣蛋,我最爱你总是笑着的嗓音,我最爱你说走就走毫不犹豫符合我的脾气。

嘁,我才没有这么喜欢你呢,我可是小傲娇。

  

二、你身上有树的味道

本来稍稍有点小哀伤的,夏天的到来总算弥补了我没见过海的遗憾。像是厌倦了武汉的炎热,赶在学期的尾音扫过燥热的大地之前,大雨来了。来势汹汹,雨袋子像是漏了一样的哗啦哗啦的往下砸,集思河里的水扑棱扑棱的往上升,淹没了马克思,淹没了脚背,淹没了小腿,再往上,我的小裙子都要飘起来了。

大家都在水里泡着,碎碎念着,你就站在那儿笑的前仰后合,拉起刚下课的我一起去铁索桥看海,你很瘦,个儿不矮,爱穿绿色短袖儿,站在灰蒙蒙的水里,像棵树一样生机勃勃。

那个提起裤脚在水里艰难行走却心情轻快的是你吧,那个看到别人坐在坡上溜下去溜进水里便跃跃欲试的是你吧,那个看到从陆上骑自行车冲下坡瞬间翻车浮在水里笑得前仰后合的是你吧,你看,你总是如此鲜明的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除却滂沱大雨就是炎热午后,湖经就是这么个五环小郊区。我来了,恰似跋山涉水而来,只为说一句,你也在这里。你像一棵树,但你的存在更鲜明,如果真的要拿什么来形容,你像夏天,夏天是树与阳光的完美共存,再准确一点儿,你像是被夏日的香檀树繁茂的树叶割的支离破碎,投在地上的阳光和树影,不刺眼,却无可磨灭的亮着。

如果能紧紧拥抱缠绕,盘旋生长,将你烙刻进我的生命里,那就最好不过了。

  

三、拥抱你,像拥抱秋天

相识在初秋,相熟却迟到了深秋。

都躺床上了的我,忽然就被你喊去早已肃萧的腾龙大道上散步,光脚穿着棉拖鞋就出门的我,显然没有想到回来就付出了黑脚丫和一双拖鞋的代价,简直笑哭。我不太记得我们聊了什么,只记得那个傍晚的风,忽然就将我们关系填补的毫无缝隙。

腾龙大道,一派灯下的冷清,树干干枯的枝枝杈杈,在头顶变换身影,亦步亦趋地紧跟我们。偶尔身边跑过一两个瘦瘦小小的戴着耳机的女孩子,你踢着脚下的石子,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聊着。当你抬头冲我笑的时候,那笑容很浅,甚至有一点点勉强,有一点点狼狈,那一刻我的心像是大雨将至那么潮湿。

当你在我肩上哭的一塌糊涂的时候我在叹气,你最敏感,当你自以为很坚强,什么都可以面对的时候其实也脆弱的不堪一击,我很怕如果没有珍惜你,你会像红遍香山的秋叶一样飘零,最后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它是那么的难过。

你不爱计较,又很有原则,你真矛盾,像是冰山,被太阳融化是一部分,藏在深海又是一部分,如果我和你一样,那我会看到,冰冻的表层之下,你的沸腾内心。我没有说错,你的身体里有一台发动机,你坚强的像块冰。

说好陪你秋光里的细水长流,年岁垂垂,蹒跚白头。

  

四、冬天是我是你

操场上的光晕染成橙色的云开始向夕阳靠拢,暮色在身后吞噬着它们,火烧般的色彩,就在这种冬季难的一见的艳阳天里,颠黑倒白的考试周就这么轰轰烈烈的告终,和疯子相约自助餐慰问饱经摧残的小心脏,管他的减肥跑步什么鬼,考生的世界里只有肉和睡意!

从夕阳西下吃到月朗星稀,挽着胳膊在腾龙大道上消食的我们喧嚣的张牙舞爪,自导自演着容嬷嬷与贵妃大战,为争宠而大打出手。

是夜无风无月,天地间皆一片漆黑。

你学着容嬷嬷的腔调,忍不住感慨:“真是个杀人放火的好时候”。吓得路边跑步的同学都忍不住加快了步伐。

两个祸国殃民的恐怖分子,相生相息,顾盼颦笑。

仿佛丝毫感受不到绵密的缠绕着所有空气的寒冷,我们呆坐在八角亭赏过淡月与零碎星星,赏过清晨太阳未升起前在操场弥漫的大雾,赏过七品居那连米汤都是白滚滚缠绕成雾气的烫饭,也许是因为我们都是冬天的水瓶座吧,相见恨晚,我的大魔王。

那些叽叽喳喳说不停的日子,那些疯疯癫癫随性像风的日子,那些贯穿在青黄不接年纪里的日子,不曾变质、发霉,不曾停歇的循环往复。

冬天是我是你,你在我心里,我深深的脑海里。

  

既有烟柳画桥,乱花迷人眼的绮丽风光,也有清新自然,巍然不动的苍翠背影,经院带着笑缓缓泻进我的心里,一方水土一方人,爱江山还是爱美人,在四季不那么分明的经院,遇到四季如此分明的你们,我也说不清道不明。

你是我此生不遇的海,沿途风景有多美,不如在你身边徘徊。

  

(后记:其实很早以前就想把我们的故事写下来,我却一直没有动笔,害怕我浅薄的文字无法将她写的完美。然而当我真正试图把它们讲出来的时候,才发现我们根本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经历,就像所有用心在一起的人一样。不管是对经院,还是经院里那四个小可爱。可是我相信,有一些人会明白,会懂那些我想要表达的东西。平淡一点,安静一点,然后,久一点。

胡可欣